欢迎光临东莞装饰有限公司!

文物修复不是搞装修如何才能保证“修旧如旧”

  前段时间,四川安岳县峰门寺的石窟造像成了表情包。从网上流传的图片看,原本建于宋代的精美佛像被刷上了一层彩漆,画技劣质、颜色浓艳,文物修复师鬼斧神工,▓原本的斑驳古朴,突然变成了喜庆农家乐,简直“判若两佛”

  只是笑过之后,难免让人心疼。好好的文物怎么就给修复成这样?为啥跟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里,高大上的文物修复不一样呢?这真的只是审美问题吗

  一直以来,中国人对文物的态度是实用主义——不管哪朝哪代,宫殿是用来住的,寺庙、佛像是用来拜的,锅碗瓢盆是用来吃饭喝水的

  正邪功能,主要是朝廷说了算,比如唐武宗曾经大举“灭佛”,拆毁寺庙无数,导致留存至今的唐朝寺庙极少

  又比如历代士大夫都非常鼓励“毁淫祠”,也就是把官方看不惯的民间祭祀场所通通毁掉,以便让百姓信仰归于正途。搁现在,也算是有预谋有组织地破坏文物了

  当然百姓维护祠堂寺庙,也不是出于文物保护,而主要是延续香火——神仙灵通、▓拜的人多才重要

  比如明清时,广东福建沿海地区盛行祭祀妈祖,官府认为这是“淫祀”,上有政策下也有对策:把妈祖庙招牌拆了,换成一块新的“孔庙”。这种“腾笼换鸟”在民间屡见不鲜,大家并不在乎这庙是哪朝哪代的,香火旺、神仙灵才重要

  所以,近代西方的文物保护观念传入中国后,才会出现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。许多文物工作者到农村去调查的时候,往往总能从村民吃饭的锅碗、喝水的杯子、喂猪的食槽、喂鸡喂狗的食盆等处发现珍贵文物。不管是祖传的还是种地的时候挖到的,▓对没有文物观念的农民来说,有用的才是宝贝

  中国人真正开始有保护文物的观念,是在民国政府成立后。但在军阀混战的年代,有保护之心,却没有保护的能力。比如1926年,江西军阀邓如琢在战败后下令焚烧南昌城,令人心痛的是千年古阁滕王阁(虽然也经历了历代重修)被焚毁殆尽,只留下一块“滕王阁”青石匾

  1928年,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考古专家挖河南的殷墟,曾经商朝的都城,也是民间流传的甲骨文来源。本来挖得好好的,第二年河南省政府派了个“搅局者”——何日章也带了一支队伍来挖,但是挖得相当随意,并不注意保护原址、查勘地层,而只是为了“找字”、“找宝贝”

  当时的中研院所长傅斯年为此痛心不已,东奔西走、写信给各界大佬,终于把河南的这只杂牌军给赶了出去——但殷墟已经遭到不可逆的损坏

  搞名胜古迹吸引游客,古建筑等文物修缮才真正被提上日程——破破败败谁愿意看呢?出来玩,谁不是图个光鲜喜庆。尤其中国人见庙就拜的优良传统,也使得古寺庙、佛像的修缮更加盛行,但你很难说,修缮一新到底是修复,还是毁损

  比如上文提到的四川安岳县峰门寺佛像,就是1995年当地热情高涨的民众,▓自发捐资修复的。根据《新民周刊》的报道,之所以会把那些古朴的石像搞成大红大紫的辣眼睛风,主要是因为当地民众认为“新的才是更好的”

  “当年,这些东西算是四旧,别说保护了,当年不给它砸了已经算是幸事了。”而当旅游业的浪潮袭来时,大家猛然发现这些“四旧”原来有经济价值可以“创收”,岂不是得赶紧行动起来

  重庆著名的大足石刻,1999年被列入“世界文化遗产名录”,但在此之前,已经遭到破坏性修复——为了开辟出专门的展区以便收取门票,▓大足石刻的千手观音造像区被封闭起来,长达三年

  文物专家詹长法对此有一个比喻:“试想一下,在湿热的气候环境下封闭三年,等于给她盖了一层厚被子。”这些被闷成罐头的千手观音,原本被一层金箔覆盖,也是为了更加喜庆好看,而被大发善心的人士买来“金水”重新涂上,结果没过多久,金碧辉煌的观音脸就绿了——原来“金水”只是铜水,很快生了绿锈

  比石刻还要大型的文物——古城,本身就是旅游开发的绝佳资源,自然也难逃修复损毁厄运

  比如平遥古城、凤凰古城都采取了承包模式——旅游区的开发直接承包给地产开发商,原因很简单:地方文保部门没钱。要求开发商们保护修复文物,无异于缘木求鱼。看看中国那么多的奢华房地产,再看看那些景区开发,有没有觉得在审美上它们确实挺一致的

  比如山东聊城古城,在2009年启动古城保护计划,引进许多房地产开发商,虽然保留了古城的街道布局与结构,但大举拆除旧城区的古建筑,换成“古色古香”的古风别墅

  至于你问为啥只建别墅不建高楼?按照当地官员的解释,就很符合文物修复“修旧如旧”的观念了——因为古城旧貌数城中的光岳楼最高,那现在也不能有建筑比它还高,所以所有的别墅都控制在3层楼内,自然谈不上建高楼

  出于旅游开发的创收思路来修复文物,到底是真修复还是真毁坏,只能看这些千年古董们的造化了

  文物修复的专业人才仍然是个巨大缺口。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火了,大家看到即使是全国最顶尖的文物修复师,过的也是青灯常伴的寂寞日子。国家博物馆的修复师张鹏宇曾透露,自己的大学同学只剩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还在从事文物相关的行业

  文物修复师没钱赚,政府的文保部门也是粗茶淡饭。2004年10月17日,平遥古城正南门的一段长约17米、高10余米的外城墙突然坍塌,原因很简单:没钱

  很多人很奇怪:平遥古城作为热门景点,光收门票就盆满钵满,文物局怎么还哭穷

  就在墙倒的前一年,平遥县财政收入首次突破了两个亿,其中七成上交财政,剩下的再刨去专门拨款和公务员工资,留下1000万的日常运转费用,修城墙都掏不出钱。按照景区承包的制度,门票等旅游收入还有很大一部分落入承包商的腰包

  退一步讲,就算文保部门有心好好保护文物、按科学的方法修复,民众也不一定高兴

  平遥古城在被评为“世界文化遗产”之后,中心的核心城区被要求“冷冻保存”,保持原样,但冷冻的建筑大多并不是寺庙道观之类的公共景点,而是平遥古城里的民居。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古城的垃圾处理、污水排放等现代化设施建设滞后,城内居民的生活环境很差

  为了自救,古城居民开挖地下室、改建增高甚至推倒重建,把家里弄成民宿,吸引游客。但开发者为了保护文物,多次拆除违章建筑,又与居民的经济利益却直接冲突

  除了利益冲突,文物修复的审美标准也是个尴尬的话题。上文提到的重庆大足石刻的千手观音曾经被涂过金箔甚至铜水,而在后来的修复中,这些铜锈、金箔乃至被附着的材料被统统去掉,恢复了并不金碧辉煌、也不丰满腴润的本尊

  这项工程由著名文物修复专家詹长法领衔,耗时8年、投资近5000万,被称为“国家石质文物保护一号工程”,创造了国内大体量石窟整体修复的先例——这些在专业领域内很吓人的说法,对民众来说并没有什么用:道理我都懂,可你这观音咋灰头土脸的呢

  其实就在修复前,詹长法的团队就在网上做了一次民意调查:愿意看到千手观音现状修复还是金光再现?调查结果显示,“金光再现”战胜了“现状修复”。可专家们还是按照文物修复的原则,完成了这项工程,果然就挨了口水

  大家喜欢看的可不是“修旧如旧”——2016年,山西广胜寺的一位年轻的壁画修复师在网上火了,她在寺中修复古壁画已经两年。当然火的是,修复师在美颜滤镜下“有着一张金喜善的脸”,谁还在意壁画修成啥样呢

  [1] 蔡晴. 基于地域的文化景观保护研究[M]. 南京:东南大学出版社, 2016.08

  [2] 史勇. 中国近代文物事业简史[M]. 兰州:甘肃人民出版社, 2009.11

  [3] 邹统钎. 古城古镇与古村旅游开发经典案例[M]. 崧博出版事業有限公司, 2017

  [6] 像金喜善的女壁画师遭质疑:修文物还是毁文物[J]. 北京青年报. 2016. 9

  [7] 杨嵘,刘文兵. “文物交流”及文物修复人员的职业修养. 中国文物报[J]. 2017. 11

  [8] 河北共青团. 四川一石窟佛像重绘被指破坏文物,安岳县官微:群众自发修复. 2018. 8

  [9] 陈佩珍. 詹长法:文物修复应有时代痕迹. 文汇报. 2017. 9

  [11] 过度旅游开发致古城镇文物破坏和环境污染突出. 光明日报. 2011. 4

  [12] 陈远璋. 文物保护与旅游开发关系的思考.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

  [13] 王乐,刘一霖,丰凤鸣. 平遥申遗20年②|守护“活”古城:从喊停拆城到修复实验. 澎湃新闻. 2017.12

  [15] 詹长法. 大足石刻千手观音修复工程为何饱受争议. 澎湃新闻. 2017.7

parameter
application

相关产品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电话:4008-668-998     邮箱: 329465598@qq.com

地址:东莞市东城区台商大厦3413-3414

东莞装修有限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,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,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:产品设计研究、产品差异化定位、工业设计、结构设计、商业命名、品牌设计、后续模具支持、品牌及产品知识...

Copyright © 东莞装修设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| 网站Sitemap|导航地图